主页 > www878666.com > 正文
四海图库看图区总站在线英语培训已成红海流利
更新时间:2021-07-24

  四海图库看图区总站。没有人能够想象,在人们对于烧钱习以为常的在线教育行业,停止了资本拼杀,结果会怎么样。据「于见专栏」 观察,以少儿英语在线培训为定位的流利说,就正在将这种市场环境理想化。

  甚至有业内人士调侃,一贯激进的流利说选择了“躺平”,已然放弃了烧钱的信仰。不过,与其说其选择步伐沉稳是主动求变,不如说这是其营收、付费用户等核心业绩指标一降再降的被动选择。甚至有人这样形容流利说,正在失去未来的流利说,或许是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  「于见专栏」认为,这样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。要知道,尽管从其近8个季度的单季净利润变化来看,自2020财年的第一季度起,流利说的单季度净亏损有了明显收窄。但是其终究没有走出无法盈利的泥沼,而被投资者质疑最多的,不是其野蛮生长一路狂奔,而是节衣缩食以求生存。

  据了解,流利说上市至今,已累计亏损近18亿元。因此,流利说可能不是不再热衷烧钱了,而是确实烧不起了。不过,流利说在Q1财报公布后表示,其已实现了首次季度盈利。而且,业绩公布当日,公司股价以26.75%的涨幅收盘于1.99美元/股。

  但是,对于了解行业的投资者,多数认为其股价单日暴涨26.75%,只是昙花一现。这从其上市以来,股价跌幅已经超过85%,甚至濒临退市的边缘就可以窥见一斑。因此,当少数股民在为投资了流利说而沾沾自喜、欢呼雀跃后,却因为理性的看到了其数年的表现,而变得心灰意冷。

  据观察,流利说实现单季度盈利,并不是找到了更优的商业化模型,而是通过严控成本费用,提高利润率,由此带来的副作用,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其自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,就不断节衣缩食,成本支出一再锐减。

  不过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。投入下降的同时,也带来了其用户规模和付费用户的下滑,营收增幅也随之放缓,甚至出现了负增长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其经营成本中,减幅最大的就是销售费用。而销售费用绝对金额从2019年第三季度最多2.89亿元,减少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不到1亿元,占比总营收的比重,也从最高116%下滑至47%。

  与此同时,作为“AI教育第一股”流利说却在减少研发费用。例如2020年第四季度,流利说研发费用为3720万元,环比减少18.9%,比2019年同期的5320万元减少30.1%。

  不过,其营收与用户量的增长,在某种程度上与其销售费用的投入并不成正比,以2020年Q4为例。彼时,其营销费用占比为70%,高于Q3的62%,但付费用户却减少10万。与此同时,其2021年第一季度付费用户规模,更是同比下降幅度为67%。

  与此同时,2021年第一季度,虽然首度扭亏为盈,但是营业收入同比却继续下滑13.05%至1.99亿元。因此大幅消减经营支出获取的正向盈利,也为视为短暂的繁荣。

  至此,似乎也宣告了,流利说通过降低营业成本的方式,很难支撑其持续盈利。甚至于其在刚刚过去的第二季度是否能够再次盈利,也得打个问号。营收与用户增长均承压的情况下,流利说的烧钱获客之路,也几乎走到尽头。

  因此,也不难理解,流利说不被资本看好,没有投资者加持的背后原因。流利说在资本市场表现,更是差强人意,甚至一路呈现下降趋势。

  至2021年1月4日,收盘价1.44较上市首日收盘价12.65,下跌了88.5%;总市值较上市首日缩水88.2%。逐步靠近强制退市的标准;换手率低,被关注较少。而此时手中持有流利说股票的投资者,更像是手捧着烫山芋,甚至找不到接盘者。

  如果问流利说有什么值得称道之处,或许是其曾经对资本信誓旦旦的讲了一系列动人的故事。虽然其曾经的AI智能教育3.0、微信生态教育产品、班课1V1外的新模式等的光环仍在,但是由此带来的品牌影响力却在日渐下滑。

  有数据为证。其单季度付费用数一直呈下降趋势,2019 Q4单季付费用户约70万,2020 Q4约50万;从搜索的角度来分析,自上市后,搜索指数持续下降;据易观千帆数据,流利说APP 2020年的月活从更是4月的893万下降到10月的581万。要知道,2020年可是在线教育的爆棚期,流利说却交出这样的市场成绩单,其惨淡与落寞可想而知。

  在线教育行业习惯用单位经济模型来形容其商业模式的科学性。不过不幸的是,流利说还没有跑正其单位盈利模式。而《精益创业》中所谓的MVP理论,流利说也没有用数据得以验证。因此,其也逐渐被投资者、用户双向抛弃。

  「流利说」的模式,区别于一般的在线教育业务模式,大班课、小班课和1V1,而是采用的“AI老师”,即以“智能互动”的内容代替老师授课。而其商业模式,大部分遵从了一般在线教育业务的模式,除了AI这个创新点,并无太大可取之处。

  而且,在AI教学上,也并非流利说首创。而在少儿英语的赛道上,除了猿辅导的斑马英语,也包括好未来旗的小猴AI课、字节跳动的瓜瓜龙英语、作业帮的鸭鸭英语等在线在线英语发展蓝皮书》显示,51Talk以46%的市场份额高居行业第一,哒哒英语和流利说以18%和16%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二、三位。

  相比之下,流利说的模式可谓十分老套,毫无新意,甚至连昔日号称微信生态教育产品的光芒也基本褪尽。留下的,却是其产品低单价的硬伤,以及营销费用的居高不下与经营层面的入不敷出。因此,业内也有人如是说:流利说正在加速失去未来。

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。从用户端的实际反馈来看,流利说的颓势,并非一天二天。其现有的课程,也并不能够让付费用户满意。

  「于见专栏」在黑猫投诉平台,针对流利说“虚假宣传、诱导消费”的投诉泛滥成灾。产品包括了流利说旗下的的懂你小班课、少儿英语流利说、流利说阅读、流利说试听课、流利说黑金课等课程类型,几乎无一幸免。

  而投诉内容包括系统中断打卡、打卡没有记录无法返现、未告知高价购买正价课程、未购买正价课程导致特价课包不发货、销售人员半夜骚扰推销。甚至有客户通过电诉宝等平台表示,被恶意开通学员学习套餐、导致课程失效等问题。相关投诉数量,更有近千条之多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根据“电诉宝”受理的在线教育领域用户有效投诉显示(依据投诉量排行),“英语流利说”排名第十五。

  如果说其投诉不断、口碑下滑是其外忧,那么其商业模式既不能增收,也不能增利,恐怕是其难以规避的内忧,甚至是长期压在心头的焦虑。

  据了解,流利说也并非没有意识到这样的致命伤,并尝试转身少儿英语主课程,瞄准了从幼儿园到9岁的初学者。

  数据显示,其自2020年开始上线以来,营收贡献占比从第一、二季度的10%攀升至第三季度的15%以上,甚至环比增长超过了50%。

  正当流利说刚刚尝到该类业务的甜头,试图施展拳脚的时候,教育部的一纸文件,让其一朝回到解放前。今年3月底,教育部发布《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》,提出包括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,小学严格执行免试就近入学、不得设学前班等具体要求。

  很显然,流利说的该项业务正在面临趋严政策的监管,因此对应的现金流贡献也急转直下。据流利说在业绩指引中表示,对于2021年第一季度,公司目前预计净收入将在1.8-2亿元之间,这将意味着,比去年同期的2.28亿元再度减少约12.4%-21.2%。

  由此可见,摆在流利说面前的,不只是用户的质疑声不断,更是其擦边学科教育的巨大政策风险。

  而其过往的AI英语教育,也不再是其不二之选,甚至在各种强劲对手的厮杀下,很难成为其独特的卖点。至此,流利说AI教育第一股的光环,似乎也不复存在,而其通过节衣缩食的方式,或许可以解决其短期的现金流之困。但是从长远来看,或许与其盈利拓展的目标,渐行渐远。

  早期的流利说,凭借其在AI教育上的创新,于在线教育市场拥有一席之地。但是随着其面临的市场环境浑然复杂,显然已经乱了阵脚。甚至有业内人士发现,流利说已经放弃了在线教育行业普遍的“烧钱”信仰,试图通过“勒紧腰带过日子”熬过其艰难时期。

  不过,流利说的症结并不在于其短期不能盈利,而是从单位经济模型上,就没有得到资本的认可,甚至让投资者信心丧尽。与此同时,其差强人意的服务与品牌口碑,更是其挥之不去的阴影。多重重压之下,恐怕流利说并非单靠节省一点经营费用,就能咸鱼翻身。

  「于见专栏」认为,流利说的困境,或许并非没有解药。只要在线教育还有机会,流利说至少比尚未入局者多很多筹码。只是,其是否能够笑到最后,笑得最美,既要看时势,也要看其造化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